• <span id="lwvk97"><div id="lwvk97"><tt id="lwvk97"></tt><tfoot id="lwvk97"></tfoot></div><legend id="lwvk97"><code id="lwvk97"></code><q id="lwvk97"></q><legend id="lwvk97"></legend></legend><ol id="lwvk97"><optgroup id="lwvk97"></optgroup><ins id="lwvk97"></ins><tbody id="lwvk97"></tbody></ol><tt id="lwvk97"><blockquote id="lwvk97"></blockquote><button id="lwvk97"></button><i id="lwvk97"></i><q id="lwvk97"></q><li id="lwvk97"></li></tt><label id="lwvk97"><dt id="lwvk97"></dt><abbr id="lwvk97"></abbr><form id="lwvk97"></form><label id="lwvk97"></label><span id="lwvk97"></span></label></span><strike id="lwvk97"><label id="lwvk97"><button id="lwvk97"></button><legend id="lwvk97"></legend><pre id="lwvk97"></pre><code id="lwvk97"></code></label><dfn id="lwvk97"><ol id="lwvk97"></ol><fieldset id="lwvk97"></fieldset><font id="lwvk97"></font></dfn><strike id="lwvk97"><acronym id="lwvk97"></acronym><legend id="lwvk97"></legend><i id="lwvk97"></i><ul id="lwvk97"></ul></strike><del id="lwvk97"><sup id="lwvk97"></sup><code id="lwvk97"></code></del><sup id="lwvk97"><tt id="lwvk97"></tt><span id="lwvk97"></span><label id="lwvk97"></label></sup></strike><legend id="lwvk97"><font id="lwvk97"><thead id="lwvk97"></thead></font><div id="lwvk97"><u id="lwvk97"></u><select id="lwvk97"></select><button id="lwvk97"></button></div><acronym id="lwvk97"><strike id="lwvk97"></strike></acronym><tr id="lwvk97"><del id="lwvk97"></del><div id="lwvk97"></div><dfn id="lwvk97"></dfn><tfoot id="lwvk97"></tfoot><th id="lwvk97"></th></tr></legend>
      • 

        熊貓貼圖_那些傷口仍在滴血

        2020年01月19日
        6313條評論

          每次看余秋雨先生的《道士塔》,都是用曆史的滄桑伴著眼淚的辛酸讀幾段壓抑的文字,然後閉著眼睛悄然合上書本。熊貓貼圖不敢一下子讀完全文,那裏面有太多我不勝負荷的悲痛和屈辱。在一個自尊心極強的少女看來,那一累累沉積著一個偉大古國千年心血的經文被運走,那一牆牆飛天曼舞滿壁生輝的壁畫被塗白,那一箱箱從遠古走來、或精致或粗犷的文物被盜去,這不僅僅是敦煌文化的唏噓。這是一個民族一個國家一個文明走過五千年,只因幾代人的疏于治理而淪落而遭受掠奪、經曆血洗的屈辱,深沉的屈辱,不可遺忘的屈辱。
        這是百年之前的事情了。那時的中國遍體鱗傷、忍辱負重,每寸肌膚都在滴血,而百年輪回過後的今天,再讀昔日那段沉重的曆史,不能不感到切膚之痛。祖國經受蹂躏之苦猶如我遭到鞭擊之痛,國與家與個人,原是不可分割的整體。
        從敦煌的浩劫,我自然而然地聯想起日軍侵華的曆史。我很喜歡看戰爭紀錄片,但往往不忍看日軍侵華的相關資料。看到別的國家的人民遭受屠殺、士兵戰死沙場,激起的不過是讀者人道的悲憫和憤恨,但自己國家的人民被禽獸侮辱、土地被炮火焚燒、士兵被尖刀刺死,這侵略的巨石激起的是屈辱的千層浪。那本記錄著這段血腥往事的史書仿佛在滴血,每翻過一頁、閱讀一行文字,都是對它昔日傷口的撕裂,都能聽到它沉重的低吟。
        也不敢貿然去讀清末那段血淚史。中國人的尊嚴在那個時候被莫名其妙地扭曲,進而被無情地踐踏。乾隆皇帝堅持要來訪的英國使者行君臣之禮,拒絕與西方國家進行貿易往來,自負“天朝”物産豐富,無所不有,無所不能。西太後認爲車夫屁股的位置比自己屁股位置還高,有失皇室的尊嚴,憤然走下汽車,拒絕接受新世界的文明。難道曾經盛唐王朝的驕傲曆經千百年流傳下來變成了不可一世的無知?英法聯軍像豺狼一樣把集五千年藝術大成于一身、熔東西燦爛文化于一爐的圓明園洗劫一空後縱火焚燒,八國聯軍像餓虎一般在京城燒殺搶掠,把昔日的繁華之地變成廢墟和墳墓。而那位計較屁股位置高低的西太後呢?早已鬓發松散、钏钗旁落,狼狽不堪地逃往熱河避難了。這難道就是巍巍中華的尊嚴?文明古國的根基被內患外敵搖撼得支離破碎,尊嚴早已無從提起。血與淚,在神州大地上恣肆橫流。沒有理由不爲此而悲而痛,因爲近代中國就是這樣走過來的。
        唯有自強。唯有自強才能擺脫外侮、重振古國雄風。唯有自強才能有尊嚴地屹立。中華民族五千年,也是這樣走過來的。
        《道士塔》裏作者引用了一段詩句,大意是愛國學者憤概于此,要與掠奪者一比高低。我又何嘗不想?在斷斷續續看完《道士塔》那幾天,我曾經想像自己幻化成一位手執長劍的武士,一躍而起,飛到百年之前的敦煌,去與掠奪的強盜“遠遠離開遮天的帥旗,離開如雲的戰陣,決勝負于城下。”
        這實在是一個太可笑的幻想,不過是少年意氣的宣泄。況且,憑借個人的力量,又怎可能去力挽民族的危亡于狂瀾中?
        但這把不屈的長劍已被我牢記于心,時時隱現,寒光凜冽,英氣凸顯。
        昨晚,父親把他西歐之行的照片給我看。看了一個多小時,我正疑惑看不到英國的街景,父親突然想起:“去英國的時候相機沒充電,所以沒有拍照……大英博物館裏有很多珍貴的文物,沒有拍下真是浪費了……”我心念一動:大英博物館?就是那個用來炫耀日不落帝國昔日輝煌、專門陳列從別國掠奪得來的文物的博物館?先前有點遺憾的心情蕩然無存,小小的慶幸油然而生。在一個美輪美奂的博物館裏一個叫“中國陳列室”的地方,欣賞著祖先一脈相傳的稀世珍寶,啧啧贊歎著祖國文明的偉大,然後緩步走出門口,才猛然發現身處異國,那些寶貝原是祖國在極悲壯極慘痛極屈辱之時流失的血液。就像一個被脅持的人質,本是我們的驕傲,現在成爲了在對方手中用以鄙夷奚落我們的工具。這種強烈反差我不忍承受,亦不敢想像。父親說,他們一行參觀的時候,都唏噓不已。
        唏噓不已。歎息之間,那柄長劍又悄然顯現。亮劍才能自強。
        還是有那麽一些中國人,懷著一身傲骨赴湯蹈火,用熱血守護國家的尊嚴。1934年10月,一支正義之師、勇敢之師、解放之師,肩負著血與火,開始了二萬五千裏長征。茫茫雪山有他們斑駁的腳印,他們用艱苦奮鬥的民族精神築起永恒的豐碑;漫漫草地,有他們堅毅的身影。他們用勇敢無畏、熱血忠誠、铮铮傲骨寫就不朽神話。
        讀史使人明智。以史爲鑒,面向未來。五千年血脈傳承下來,祖先賦予我們的是勇敢和自強。那個流血的時代畢竟已是過去,我們不能遺忘民族的屈辱,也不能沉寂在曆史的煙塵中懦弱地哭泣。亮劍才能自強。自強才能免受蹂躏。百年過後,我們站在新世紀的起點,身後是滴血的傷口,眼前還有很多路要走。擦幹淚水,背起行囊,負起責任,開始新的征程,才是一個勇敢和自強的民族在極悲壯極慘痛極屈辱之後應該走的路。
        愈合滴血的傷口,聽——那一聲巨吼,東方的睡獅已經蘇醒…… 

        夏天,粉了荷花,綠了荷葉。
        ——題記
        夏日正是荷花盛開之時,古有周敦頤獨愛荷,今有我亦愛荷。
        待放
        當第一聲蟬鳴劃破天際,夏天也悄然而至,荷塘中又將迎來滿地盛開的荷花美景。瞧,池塘的一片綠葉中探出幾個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兒。有的已經快要褪去綠衣;有的還裹著綠衣不肯綻放……
        “魚戲蓮葉中,魚戲蓮葉東,魚戲蓮葉西,魚戲蓮葉南,魚戲蓮葉北”,魚兒聽聞夏日的到來,早已按耐不住喜悅,跑來一睹爲快。一條條魚兒在蓮葉間嬉戲捉迷藏,慶祝著夏日的到來,也歡愉著荷花的將要盛開。走了魚兒,迎來了風。風帶著夏日的燥熱,趕來吹動荷花花苞的綠衣。枝蔓隨著風兒舞動,你聽見花骨朵兒的笑聲了嗎?它說它就要開放。視線集中到一只蜻蜓上,振動著翅膀,正欲去撲住它,它卻扭頭向塘中飛去。噢!原來它要去哪兒啊!“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頭”。它也這麽喜愛荷花啊,迫不及待地想要見荷花低聲細語地與荷花聊天呢!噓,不要打攪它們了。
        盛開
        “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荷葉碧綠如翡翠,鋪滿了整個荷塘,接到天邊的無窮碧葉中,盛開的荷花映著日邊的紅霞顯得別樣得紅。
        荷花終于開了!
        娉娉多姿的荷花正如古人所說那樣“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看過荷塘底下的肮髒淤泥,你根本想象你面前的荷花從淤泥中長出並且毫無可言之處。荷花用清水洗滌,卻使你無法用“妖豔”來形容它。它就似古代的君子一般,不受塵世肮髒環境的影響,依舊保持著自己最幹淨最純真的本質。荷,花之君子者也。
        荷花香氣散入風中,香遠益清,比起濃郁的香水味,這荷花香不知要淡雅清新上好幾倍。須得細嗅便越發沁入心脾。爲你驅走夏日惱人的煩悶,像是也在你心田上種下一株清麗可人的荷花。
        又見魚兒在荷花中嬉戲,親身如此靠近荷花。可歎自己不是一條可在塘中嬉戲的魚兒,我也多麽想近距離一睹荷花芳容。憶起前人說的“可遠觀而不可亵玩焉”,荷花只可以遠遠觀賞它的美麗,卻不可以輕蔑地玩弄它。這也正好似君子不可侵犯的道理。但也正是這樣才能在遠處如此盛開,人不可輕易靠近玩弄。
        映月
        夜幕降下,月色撒在荷葉上,水波粼粼,亮閃閃的光。
        風中帶著白日少有的涼爽徐徐吹來,荷花們乘著風兒跳著月光舞曲。皎潔月光比舞台上的任何一種燈光都要夢幻美妙,荷塘就是舞台。
        月光下的荷花顯得如此嬌羞美麗。映著月光的荷花好似身著粉紅紗裙的可愛姑娘,對著月光跳上一曲最愛的舞蹈,也借著月光,訴說所有心情。月光憐憫,毫不憐惜地將所有光輝都爲荷花披上。
        漸漸地,風不再吹拂,知了忘記了鳴叫,夏天的夜晚一片甯靜,只剩下荷花與月光交相輝映,也不知,是月光戀了荷花,還是荷花戀了月光,只覺此刻歲月靜好。
        終于邂逅了朱自清筆下的荷塘月色。
        雨打
        “轟隆隆……”一聲驚雷,驅走了太陽,喚來了雲雨。
        “柳外輕雷池上雨,雨聲滴碎荷聲”。雨打夏荷,滴答聲裏涼了夏日所有的燥熱。荷塘被雨打濕,放眼望去朦朦胧胧中遠處荷花佳人依在,影影綽綽。荷花被風吹得站立不穩,眼看就要倒下,卻又萬幸地從新挺直過來。風雨中顯得格外堅強,與它外表柔弱的外面不同,它也是可用“铿锵”二字抒寫的。
        荷花粉紅衣裳被雨水淋濕了,嬌美之態雖不及雍容華貴的牡丹,不比婀娜多姿的水仙,卻有另一幅與衆不同的雨中夏荷圖,更有清麗可人之味。真可謂“翠蓋佳人臨水立,檀粉不勻香汗濕”。
        雨珠蹦跳著在碧葉上玩耍,一時滾在了一起,碧葉笑彎了腰,將它們一一送入荷塘中,與荷花們作伴,幾滴調皮的雨珠更是抓住碧葉不撒手,還招來更多的小夥伴。雨珠點綴著碧葉,一絲陽光偷偷透過雲彩,閃爍著的雨珠更似晶瑩剔透的珍珠。忽然“一陣風來碧浪翻,珍珠零落難收拾”,荷塘深處傳來一陣碧葉露珠的歡笑聲。
        枯榭
        夏風逐漸被秋風取代,荷塘失去了蟬鳴的歡愉,添了一縷蕭瑟。在夏天的最後日子裏,荷花也漸漸枯榭了。往日裏的魚兒們放慢了節奏,似是不願打擾荷花們正要入眠的寂靜。
        這裏,那裏,一朵朵荷花美麗的粉色舞衣被醜陋的黃色一點點侵蝕,枝蔓也在悄無聲息地變得彎曲,一向美麗昂首的荷花一點一點地低下了頭。葉子緊緊包裹在了一起,像是女孩哭泣時捂住的雙手,它耷拉著頭。屏息凝神,你能聽見它在低聲抽泣,它也不願離開。碧葉也卷起了裙邊,殘碎的葉面訴說著將至的離別。魚兒來與她道別,風兒來與它告別。
        秋風吹來了,你聽見了嗎?我聽見它說:“孩子啊,花開花謝是必然之事,不必爲此難過許久,夏天雖走了,可是來年的夏日依舊會來,到時的荷花會開得更美,它們現在只是累了,要去荷塘底下休息了,等來年,還會相見。”揮手辭別秋風,荷花們借著秋風,舞起最後一曲生命之舞。
        曲終人散,花謝了,“菡萏香銷翠葉殘,西風愁起綠波間”。花兒們,來年再見。
        ……
        我等待過,她的待放;
        我震驚過,她的盛開;
        我欣賞過,她的映日;
        我感歎過;她的雨打;
        熊貓貼圖悲傷過,她的枯榭。
        夏日賞荷花,處處香氣飄。誤闖仙女宮,醉人知多少。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1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32 2001